洛尘★恨生不生恨

谢谢

喜欢金光瑶不代表喜欢mxtx谢谢

魔道祖师☆黑执事☆d5☆刀剑乱舞☆FGO☆天官赐福☆渣反

金光瑶中心,满心金光瑶。
曦瑶☆恶友☆温瑶☆苏瑶☆羡澄☆
信白☆花怜☆权引☆堀兼☆兼堀☆
杰佣☆塞夏☆双执事

我真的超希望有红点。
喜欢囤文,所以可以有段时间不更。
QQ735841486欢迎唠嗑。求你们找我玩。
啊啊啊咸鱼啊。

【曦瑶】华花郎(三)

这次是观音庙和之后的事儿了呢——

  “谁言千里自今夕,离梦杳如关塞长。”

  再后来,那华花郎改了个名儿,华云归,也就是华军师。当年那位采药郎已成为名满天下的军师。虽言免不了少年富甲一方的倾力支持,可也不可不说华花郎六韬三略,布阵行兵,鬼神不测。可坊间传言愈胜,那位大名鼎鼎的华军师是位有着蛇蝎心肠的美人,杀人不眨眼。这也难怪,华花郎长得颇为俊俏。但数次战役以来战机诡谲,引得对方死伤惨重,更以敌军白骨筑白骨墟,扬耀战绩。少爷在家经商,闻前线战报始终相信华花郎此举有因,却也是在月下独酌是怀念以往岁月。

  可惜了,华军师不知是位高权重迷了双眼,或者终于露了险恶嘴脸,竟是斩了将军独揽大权。没多久又屠城以振军心。又知华军师医术高明,固有一称号——修罗医仙。这位白衣修罗亲手碾碎了少爷对他最后一点期望。

  

  ——观音庙

  夜雨打庙,窗外惊雷。

  巧言字字诛心,将蓝曦臣心口刺得鲜血淋漓。这还是他的阿瑶吗?亦或是他识人不清,信人有误?

  朔月含华出鞘,泠泠斩了昔日情丝,剑身染了温热的血。不知金光瑶眼底是临死失了光彩,或是心寒没了光华,沉沉无神。

  “蓝曦臣,蓝曦臣…!”

  你为什么不信我。

  庙内红烛摇曳,此时天色已晚,更添萧索。天边没有晚霞,弯月边际朦胧,山雨欲来了。

  待到月快中天,自西鼓起一阵风,庙外苟延残喘的树枝发出垂死挣扎的声音,伴随着一道惊雷,枯枝也断落,掉进泥里,在昏暗的月光中,如同被吞噬了一样,死寂。

  隐约泛起的土腥味夹杂着血腥气,豆大的雨滴砸落。

  心口发寒,从头皮到指尖发麻的寒气腾起,满盘算计,独独将这一人放在心尖尖上宠着,护着。如今,连这心尖尖上的一处干净的地儿也支离破碎。

  封棺入土,白骨冷寒。

  棺内的人早已成了半把白骨,棺外的人空落了白雪满头。

  

  “从别后,忆相逢,几回魂梦与君同。”

  是静室一如既往,一尘不染的墙面,蓝曦臣有些发怔的盯着墙面,他有多久没有梦到过阿瑶了。这一梦,梦一生。

  依稀想起了梦中那只香囊,蓝曦臣把那只自金光瑶死后就再也没有打开过的檀木箱拿出来。

  角落里的檀木香已蒙了尘,掀了箱盖漫了满屋的尘灰。烟尘中谁人眼角染泪,一如当年笑眼帽檐珠坠。檀木箱,敛了那人满身芳华。

  香囊,该是在此。

  伸了手探前,却如灼了手般踌躇,是绣了金星雪浪的乌纱帽,小心翼翼地拿起,垂下的珠坠敲了木箱轻响,却是猝不及防断了线,落在地上。慌乱中,蓝曦臣寻到一颗,另一颗却是再无处寻,无可得。

  乌纱帽下,满箱的烟火味儿中撞击一抹清淡云纹,一只香囊失了原本的淡香,揽了满怀的檀香。蓝曦臣轻捻了上面一根蓝绳,微不可查的颤抖,细绳绕至二扎,内衬却是绣了胜放的金星雪浪。里面竟是华花郎。满包的轻羽散于空中,终是全都散了,他的音容笑貌,也再也找不到了。

  

  —“君埋泉下泥销骨,我寄人间雪满头。”

  痴痴拜罢,自观音庙后从未踏出过静室的泽芜君首次去见了蓝启仁,却只留了一句话,

  “叔父,我想去寻他。涣且请外出一趟。”

  晨光熹微,城北故里,草木深。朝霞一时铺缀了大地,华花郎被晕上绚丽的红。他恍惚看去,分明有人长身如玉立于花海中央。他们间隔着一片血色,便如灼灼彼岸花,有风耳畔过,那人身影随千万花瓣飘零,散于天际。但不知为什么,他却清楚地看见那人回眸带笑,唤道,“二哥。”

    时间过了很久很久,久到茶馆的说书人已背井离乡,久到梨园戏子胭脂也遮不住眼角细纹,久到云深不知处的兔子已有了一窝又一窝,久到无名碑的碑文已模糊不清,久到早已记不清父母的音容笑貌,久到芳菲殿早已落满尘灰。可那片草地上,每逢初春,仍开满了华花郎。

  他说,华花郎,多像一个清清瘦瘦的少年,人生疾苦也折不了的少年锐气,世态炎凉也磨不去的孤傲棱角。

  他说,华花郎像他。确实像他,在一阵清风后相失相散,再难相见。

  

  走进旧巷,街角听新来的说书人道那清秀的采药郎终是没有一个好下场,天人永隔,死生契阔。踱步几没入旧巷的尽头,又闻那年老的戏子咿咿呀呀的唱了最后一曲,那是一曲华花郎,

  “华花郎 唱断肠
   不见携手步高堂
   有道难解蔽心障
   只望山间路边葬

   久别魂魄几入梦
   泪雨霖泠琴弦拨
   寡念负了三生诺
   眉眼星月自寥落”

FIN.

【曦瑶】华花郎(二)

我胡汉三又回来了!
希望有人可以看懂里面某些悄悄咪咪的小事情。虽然我自己都不一定搞得清楚。

  “若有知音见采,不辞,唱阳春——”

  蓝曦臣临走时,金光瑶难得的不顾礼仪道理,拉着蓝曦臣又去听了回说书,说是为他送行。

  出乎意料,那戏子这日又为说书先生开了个场,便袅袅退在珠帘后,两片梨花简脆响,如同花坞春晓,和风明煦。

  “那少年废尽了心思,寻了百折药方,终是在古旧,相传早已失传的医书中找到一味清苦的药材。分明是常见的花草,却难以入人眼帘的明黄小花。”

  “天不亡人,那位少爷堪堪从鬼门关拉回了一条命。借此机会,那位少爷却闻华花郎的谈吐颇有几分见地,更是惊叹于少年虽年纪极轻,言辞却含华不露,颇得人心。”

  “受于救命之恩,惊于谈吐言辞,二人引为知己。每逢春和景明或秋夜寒霜,二人或饮酒作诗,或对弈弹琴。繁华盛世,浮世三千,却似天地间只有彼此二人。”

  金光瑶略偏头,望着天边浮岚将近,时辰不早。他轻轻推了推蓝曦臣,附耳轻声唤“二哥”,唤回他的神智,“二哥,时辰不早了,你尽早回去,莫让蓝老先生等得急了。”

  蓝曦臣匆匆起身,向外走去,及至此时仍是眉眼如絮。金光瑶随他走到茶馆门口,气氛陡然凝固。金光瑶一敛往常笑意,拉住蓝曦臣,珍而重之地递给蓝曦臣一只容臭,

  “二哥,此去凶险,还望二哥千万珍重。一只香囊抵二哥心间,聊以保平安之意。”

  清清冷冷却缱绻温柔的云纹遮掩了有些生疏但十分细致的针脚。香囊很轻,躺在蓝曦臣手心,甚似无物。只有几近不闻的淡香悄然弥散。蓝曦臣把香囊挂在腰间,眉宇间还残存着几许惊异,但嘴角笑意温存。

  “阿瑶可否与我说说,这香囊里是什么?”

  而金光瑶一脸神秘,颇为狡黠笑笑,却并未告诉他。

  “二哥早晚会知道。”

  语罢,又把蓝曦臣向前推了几步,细细叮嘱几句注意安全小心身子,又细细道今早为他收拾了哪些东西。明知此去凶险却丝毫不惧,他明白,他的二哥会回来的。

  “二哥快去吧,要迟了。我再听完这说书先生的书,就提早与二哥道别了。”

  他看着蓝曦臣的背影远去,古巷街口,没有回眸,直至再也望不见那一袭白衣。

  再度回到茶馆,珠帘后的戏子音调陡然升高,圆润的声音悠悠。

  “咫尺的天南地北,霎时间月缺花飞。手执着饯行杯,眼阁着别离泪——”

  那说书人的故事似乎进入了高潮,那戏子的梨花简也蓦地停下,整个茶馆以一种极为沉默的氛围听着说书先生的阐述。

  “盛世将倾,青年少年皆应征入伍。少爷家中家父病亡,家母不忍少爷再去征战沙场,拿钱消了灾祸。少爷初是很不满意,一身正气生生压灭。可惜只得在家中服丧尽孝。少爷本欲与华花郎道别,可只见得州府官员粗暴地推着药郎离开,屋中已是满地狼藉。月终有圆缺,知己能有几个?面对无限江山,与谁平分秋色?”

【曦瑶】华花郎(一)

一个酝酿了好久的梗,三番两次弄丢了的梗,好不容易又磨出来的梗。
事先
☆华花郎就是蒲公英
☆大概是短篇
☆请开始吧。

    “城北的华花郎开了。”
    分明是姑苏最为料峭的地带,可每逢残雪初融,便洋洋洒洒绽了成片的华花郎。晨曦微凉,让人呼吸为之一滞的景色娟然如拭。
    “二哥随我去个地方。”
    惊诧间他绽开的眉眼,融了初春三分寒意,眉眼弯弯,一瞥而惊鸿。
    “幸而无事,便随阿瑶出去转转也好。”

    “乾坤平分昼夜,陌上粲然花枝——”
    那是姑苏旧巷,转过街角,是梨园戏子为说书人新的故事配了首曲儿,茶馆里难得的人满为患,那戏子踏着莲步微曳,声似珠落玉盘,一下一下扣人心弦,他踱步行至金光瑶座位旁边,不知怎的对上了眼,兰花指轻捻,从水袖中捻出一枝明黄的小花递给金光瑶,唇角微扬。金光瑶温言道了谢,却是转头笑望蓝曦臣,
    “二哥,你看那戏子…”
    未及话音落,扬手将那枝花儿别在蓝曦臣鬓边,轻笑出声,
    “二哥好看。”
    恰巧那说书人开口,这说书人的声音也是极好听的,如一盏温茶,清清冷冷,入口微苦涩,确是回味甘长,且茶香弥漫许久不散。
    “今儿个给诸位带来一名少年的故事,他名唤华花郎。是一名落魄书生,世道黑暗,屡不中第,便入了深山做采药郎。”
    “少年本就聪明,祖辈也有人靠采药为生,很快便换得了好些名声。”
    “这还当真是应景,今日方是想带二哥去看看城北的华花郎。”
    蓝曦臣不觉轻笑出声,展开的笑颜是请煦温雅的暖阳,
    “那便听听这说书人的故事吧。”
    那说书人端了一杯热茶轻抿,待得吊足了听者的胃口方才悠悠开口,
    “那山下有一座小镇。那是位纨绔,确是出乎意料的是温柔极了的人,且才华横溢,诗画歌赋皆善。这样一位惊才绝艳的少年自遭天妒,身染怪病,寻遍名医无可医。家人寻了一线生机,打探那位华花郎。”
    “华花郎心善,便是竭尽全力地帮助那位纨绔,哪知事与愿违,寻尽千方也无能挽救那位纨绔渐逝的生命。”
    语罢那位说书人便不似想再说下去的样子,底下的听客渐不耐烦,散了八成。金蓝二人便默然坐在下面看着说书人调茶,那说书人朝二人笑眼微颌首,与二人沏了两杯茶,言道今日了故事已经没了,金光瑶道了谢,轻抿了杯中的茶,弯眸与那说书人道别,拉着蓝曦臣的手躬身作揖后便离开了。
    “现在二哥随我去吧。”

    走了有两三里路,远远地便看见那一片芳草萋萋,一直蜿蜒到天光乍现处。隐隐约约能看到两三线白,纤弱的,晨曦中摇曳,微风过处,泛起波澜,连及朱雀阁。

    群芳中,谁长身如玉,微微回眸便是满天星辰,恍似故人,温言如鸣佩环,
    “二哥,我喜欢姑苏,却并非喜欢他的仙气袅袅,花前月下,而是喜欢他的烟火味儿。姑苏很大,大到西湖断桥美如画,姑苏也很小,小到一首诗,一支曲,一场说书中便可以看出他的江湖。”
    “这也正是我喜欢华花郎的原因,在华花郎之上,有桃灼灼其华,有菊暗香盈袖,有梅香自苦寒,可偏偏是华花郎,如同坠了凡尘的仙,沾染一身的烟火味,却又不染市井气。”

    “天上明月,二哥一人足矣。”

金光瑶的二三事(六)

51.金光瑶觉得曾经斥他娼妓之子的人来恭贺他位至仙督很讽刺。

52.金光瑶处事如履薄冰,一步失算便万劫不复。

53.金光瑶觉得,薛洋利用价值很高,值得金家对他百依百顺。

54.金光瑶多次劝说薛洋,外出掀摊别毁了金家的名声。

55.金光瑶表面上清理薛洋,实则助他出逃,更可以此立威,岂非一举两得?

56.金光瑶曾纠结犹豫,是否要以《乱魄抄》 除掉聂明玦。

57.金光瑶听到“阿瑶不是外人” 时,当真被感动了一霎。

58.金光瑶觉得金光善死不足惜。

59.金光瑶有时看到秦愫时,觉得自己真是令人恶心透了,那可是他的亲妹妹啊。

60.金光瑶真心对待,并心怀感激地面对秦愫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二三事断更了好久的样子(虽然可能并没有什么人看)。写不下去了怎么办…想写到一百条呢。
马上要考试了肯定又会断更……啊呀呀有个新的坑想开呢…

上一篇文,致我亲爱的开膛手先生的手稿,字丑不要管他,单纯觉得拍起来挺好看的☆

【杰佣】致我亲爱的开膛手先生

Dear Mr.Jack,
亲爱的开膛手杰克先生,

    我不会忘记战争中,鲜血、尸体、炮弹砌成的高墙,也无法忘记黑暗中的绝望,末路上的哭喊,痛苦里的声嘶力竭。

    这么多年来, 一次次在梦魇中,看到昔日战友的身体被子弹洞穿,看着昨日还相谈甚欢的人在自己面前消亡,自己却无能为力。

    渐渐的麻木不仁,残酷的战场告诉我 ,要不惜代价地活下去,又见战友丧生,也仅余心中一阵悲凉,次日仍是提枪上战场,在战火中苟且。

    我活了下了。

    那是被血色浸没了的天空, 奇异而诡谲。反手将手中利刃没入面前最后一位敌人的胸膛,温热的鲜血早已浸湿双手和身上的衣物,手中的刺刀毫无征兆地坠落在地上,不知道该怎么样的不知所措,正如初次上战场,看着面前的人被自己射出的子弹透胸而过。分明的敌人,可这样的自己真令人厌恶,分明讨厌战争,却身不由己地陷入战争。

     他说:“我们获得了胜利,恭喜你,萨贝达先生,可以回归故乡。”

     我来到了这个庄园,遇到了先生您,于是我也不会忘记您始终干净平整的燕尾服,彬彬有礼的行为举止,和那枝芳香暗弥的玫瑰。尽管我们理应是敌人,理应兵戈相向。

    这么多年我在战场之下知道了许多, 我也是飘零许久。祝我亲爱的开膛手先生,喜乐安康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Yours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Naib·Sabedar

金光瑶的二三事(五)

◎有私设

◎无具体cp向

41.金光瑶当时并未设计好刺杀温若寒,不过也容不得他犹豫了。

42.金光瑶杀温若寒救聂明玦,并非一时冲动,而是已经权衡利弊。

43.金光瑶再次见到蓝曦臣,觉得这是一个怎样的人儿啊,松下清风,夜幕朗月。

44.金光瑶也曾心比天高,愿执手中剑,斩不平事,可嘲弄和怀疑却将他扼领逼退。

45.金光瑶觉得他的父亲把他当作一粒微不足道的尘埃,连践踏也不屑。

46.金光瑶使尽手段,除了母亲的期望,也为了与聂明玦蓝曦臣比肩。

47.金光瑶从不相信山重水复之后还会有柳暗花明。

48.金光瑶在金家,人人皆可欺侮,唯有嫂子以及两位义兄不弃。

49.金光瑶觉得,若不机关算尽,则无法达成夙愿。

50.金光瑶在夜深也曾后悔过曾经所做恶事,但不这样,他已无路可走。

【曦瑶】二哥亲启

#大白话势力登场

见字如晤。

久不通函,致以为念。

近来宗务繁杂,数日未见二哥,甚是想念。

依稀初逢君,虽辞色落寞,然貌比檀郎,惊为天人,故惊君颜容。遂设计援君,尔后仰君多闻,词藻如江,濯美绵而增绚,更敬君雅正,君若松下清风,夜幕朗月,余竟自形惭秽。

后辞别二哥,荏苒冬春易,怅恍念君,数日无所适从,后痛失慈母,遂承母之意,取所言信物,赴金鳞。未想坠落玉阶。年少矜傲,转而投至赤锋麾下得其青睐,而其又齐余之龌龊。悲兮,家父尚未念余之存在,无奈潜逃,伏于温家。

衣上蜿蜒炎阳烈焰,温主温若寒,其人性情诡谲,喜怒无常,余顺其性情,以残酷刑罚及柔滑手腕窃其信任,得以与君传信。

余认祖归宗,世人称敛芳。然家中,余无一席之地,遭唾弃,得洁斥。承蒙二哥不弃,常伴余侧,恩情若涓涓细流。为与君并肩,亵玩权谋,草菅人命,幸而无人知之,登金鳞,为仙督,幸与君比肩。众人因余之位,奉承巧言,阿谀之辞不绝于耳,罍而贺者络绎不已。

经年,事迹败露,渐失君之信任。余明知此非余力之所及,然私怀侥幸,取君一线恻隐,望得以全身而退。若不成,便鱼死网破,愿两败俱伤。

余之一生,唯珍于君,未曾有负,未曾有伤,无论结果,皆为最后一面。愿君此后,喜乐安康。

如此厚赠,实深惶悚,但来从远道,却之不恭,因即拜领。


绝笔

金光瑶的二三事(四)

◎有私设

◎无具体cp向

31.金光瑶在思诗轩见过太多形形色色的人,自然而然学会巧言令色。

32.金光瑶真的想把侮辱孟诗的人杀了。

33.金光瑶一直记得孟诗答应他,要看着他平步青云。

34.金光瑶在孟诗死后,曾一度觉得他的整个世界都坍塌了。

35.金光瑶在跌落金鳞台前想过会被拒绝,但没想到会这般惨然。

36.金光瑶遇见聂明玦为他出头时,曾以为抓住了希望。

37.金光瑶在一剑刺穿自己时并没有过多考虑,只是因为父亲还没有看到他。

38.金光瑶很惊讶温若寒会不介意他出身,并且如此信任他。

39.金光瑶看出温家屹立只余温若寒一人,才得以如此果断地下手。

40.金光瑶很多次都觉得温若寒已经察觉到他并非忠心,不过还是放任他不管。

金光瑶的二三事(三)

◎有私设

◎无具体cp向

21.金光瑶曾经真的对秦愫这个不介意他出身的姑娘动了心。

22.金光瑶杀金如松当晚喝得大醉。

23.金光瑶十分感激温若寒,也当真敬他为师。

24.金光瑶觉得,若非孟诗,他可能坚持不到登顶金鳞台。

25.金光瑶认为孟诗是世界上最好的母亲。

26.金光瑶觉得没有人可以辱没他的母亲,尤其是金光善。

27.金光瑶认为孟诗真傻,傻到错付真心。

28.金光瑶更喜欢“孟瑶”这个名字。

29.金光瑶觉得孟诗有资格享尽人世繁华。

30.金光瑶不杀思思,除去感激,还有信任。